寻找人类最古老的艺术长廊 ——澳大利亚卡卡杜国家公园岩画调查记(7月)
发布时间:2020-07-25     阅读数:2815次    来源:原创
分享:
吴沄


       2013年我有幸参与了澳大利亚北部领地卡卡杜国家公园岩画研究保护国际项目(Mirarr Rock Art Project)并受邀参加当年对北领地区卡卡杜国家公园的国际联合岩画调查工作,此项目旨在为当地原住居民建立岩画遗产数据库并向当地政府提供专业的保护方案。
      卡卡杜国家公园所在的阿纳姆高地幅员辽阔,位于澳大利亚北领地区北海岸线半岛区域,北领地区是澳大利亚唯一由原住民自行管理的区域,北为帝汶海、阿拉弗拉海以及卡奔塔利亚湾。阿纳姆高地拥有辽阔的土地和绵长的海岸线,无人的岛屿,充溢着大量鱼群的河流,茂盛的雨林,耸立云端的峭壁以及郁郁葱葱的大草原林地。这块土地是世界上最后为数不多的未被现代文明污染的处女地之一,其原住民文化被基本完好地保留了下来。
       我们工作期间的大本营位于卡卡杜公园东北部的贾比鲁营地,当我达此地时,营地里已聚集了十多位分别来自澳大利亚、英国、美国、墨西哥、法国、荷兰的岩画学者,同时还有志愿者和卡卡杜公园的原住民管理员。此次调查我们共分5组,每组4-5人,每天分散于广袤的阿纳姆高地进行岩画调查,手持GPS记录仪,对岩画点进行地毯式搜寻,平均每天的徒步时间都超过10小时。调查时正值南半球的冬季,但由于此处位于澳大利亚北端,只分干湿两季,每天的气候都异常干热,上午十点到下午四点之间的平均气温超过35摄氏度,不过相较雨季已是野外调查的最佳时机。我们的主要工作是利用google地图对岩画进行记录并绘制3D岩画分布地图,建立仅对岩画学者和保护区管理人员开放的岩画基础资料平台网站,在岩画点详细记录每一处新发现的岩画,对以往发现的岩画进行复查,记录岩画点每一次调查的不同发现与变化以及保存情况。根据不同区岩画特点制作岩画调查表,定期回访原住居民社区并与其交流,同时,向政府及有关部门提出针对每一个岩画点或其他石质文物保护的措施,这样的工作几乎每年都会由澳大利亚本地学者和高校师生在阿纳姆高地进行,因此该地区的岩画数量一直在增加,就我们此次调查期间就又增加了几十处新的岩画点。
       卡卡杜1979年被划为国家公园,1981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自然双重遗产名录,世界遗产委员会评价:“卡卡杜国家公园位于澳大利亚领土的北领地州,是考古学和人种学唯一保存完好的地方,四万多年以来,一直有人类在此居住。这里的岩画、石刻以及考古遗址完整记录了该地区从史前的狩猎者和原始部落到仍居住在那里的原住居民的生活技能和生活方式。”阿纳姆高地拥有全世界延续时间最长的岩画绘制传统,直到20世纪60年代,当该地区最后一位主要的岩画艺术家去世,岩画绘制才算完全停止,所以,不仅大量的岩画点没有被人们遗忘,而且与这些画面有关的神话和故事也一直被传颂至今。
       目前,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已发现的七千余处的岩画遗址,不仅是澳大利亚最重要的文化遗产,同时也是全球唯一一处历史最悠久、依然活着的艺术长廊。在卡卡杜公园,人类学家和考古学家可以直接从考古学和民族学的角度研究这种人类最古老的文化遗产。调查时,我有幸和一位原住民管理员一起工作了一周,他告诉我岩画曾经几乎是每一个原住民的教科书,他们一代又一代学习着岩画的意义、重要性和制作技法,这是世界上少数几个仍然可以获得这些信息的地区之一。
       这里有一种特别的X射线风格的岩画,作画者用细致入微的笔触刻划出不同鱼类的外形特征,同时用X射线透视的方法刻划鱼的骨架和内脏分布,在卡卡杜公园,这样的鱼类绘画方式是最常见和最重要的,这就是一部详细的鱼类教科书。同样用这种方式绘制于岩画上的还有袋鼠、鸸鹋、鳄鱼、乌龟甚至一些现代已经灭绝的大型动物,其中有一副岩画绘制了4万年前已经灭绝的巨型鸟类,这使我们足以确定岩画的年代至少距今4万年,因为当年的它们也是人们主要的狩猎对象。
      “米米”(“米米”为原住民语)风格岩画则是那里最古老的彩绘类型之一,其特征是图像很小,男性在作品中出现得较多,但也有些画得很好的跳舞或奔跑的女性。人物有着纤细的体态和复杂的头饰,永远保持运动的姿态,绝大多数的人物身体总是向前或向后倾斜,叉开双腿,迈着大步,他们张开纤长的胳膊,仿佛正在投掷长矛或其它狩猎工具。也几乎所有的“米米”人都戴着巨大的头饰,遮住大部分脸孔,几乎看不清人物的脸部面貌.手脚也很少画手指和脚趾等细节。
      “汪吉纳”岩画广泛发现于澳大利亚北部地区,由于其特殊的象征意义,几乎每年原住民都会在可以防雨的悬崖或巨石下反复重绘,没人能说清这个传统到底延续了多久,它们的年代很难确认。“汪吉纳”被画成人形,通常以横卧的姿态绘于可遮风避雨的岩石下,只有眼睛和鼻子,用白色直线描绘其身体,手和脚用简单的线条表示。原住民古老的传说认为“汪吉纳”原是最早的人类,后来成为精灵,它们在大地上漫游,来去无踪;它们创造了包括山水河流等自然景物,最后它们来到洞窟内或岩阴处,在那里变成了岩画。它们的精神通过岩石得到永生,于是这些汪吉纳岩画也就成为人们祭祀的对象。
       由于成为世界自然文化遗产的时间较早,卡卡杜公园的岩画保护、向公众开放的管理模式也较为丰富,例如:有专门招募的工作人员或志愿者向游客讲述岩画知识,宣传保护岩画;在向游客开放的岩画景点修建栈道等公共设施以隔开游客与岩画,避免对岩画造成损坏、污染;设置指示牌、制作宣传册向景区游客介绍岩画及其保护知识;对损坏岩画的行为处以大额罚金等。
       岩画上确实记录了原住民看见的所有世界,其中包括欧洲人到达澳洲时的远洋轮船,晚清时期扎着马尾辫的中国人,甚至在一个有200多个岩画叠压层的画面最上层,画着一辆白色的宝马轿车。同时这里除了彩绘岩画外还有凿刻岩画、凹穴岩画,更有意义的是,原住民还完好地保留了制作岩画使用的研磨坑和颜料制作方法,调查时,常可以在岩画点附近地面发现研磨坑,这种研磨坑既用于研磨食物也用于研磨岩画颜料,这对我们了解岩画的制作技法和工艺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任何来到这片神奇土地的人都会被那些岩壁上“天马行空”的岩画和深藏于地下数量庞大的考古遗址深深震撼,卡卡杜国家公园里的岩画记载了从史前到现代仍然居住在这里的原住居民的生活方式、精神信仰,这里也是他们世世代代的灵魂归处。


卡卡杜国家公园位置示意图


暴雨前的阿纳姆高地


达尔文港日落


大片的草原林地


加比鲁营地落日余晖


野外调查与实地讨论


野外记录


原住民老人讲解家族岩画


卡卡杜公园岩画中的神话故事人物之一


卡卡杜公园岩画中的神话故事人物之二


卡卡杜公园岩画中的神话故事人物之三


卡卡杜公园岩画中的渔猎人群


X射线风格岩画中的鱼


“米米”风格岩画中的人物


作者与卡卡杜公园里的“汪吉纳”岩画


蜂蜡岩画


讲解员向公众讲解岩画


岩画栈道


记录了欧洲人远洋航船的交流岩画


记录了欧洲人远洋航船的交流岩画(唯一一幅蓝色颜料)


岩画点采集到的使用过的赭石颜料


岩画颜料研磨坑

联系地址:
昆明市春苑小区春明里15栋一单元

微信公众号
手机网站
Copyright 2020 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滇ICP备19004953号-2 滇公网安备53011202000578号
技术支持:奥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