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中国考古百年|金沙江考古概况(8月)
发布时间:2021-08-03     阅读数:1606次    来源:原创
分享:


                                                                                                                                                   万杨
       金沙江是中国最长河流长江的上游,《禹贡》中称之为黑水,《山海经》中称之为绳水,而后还有淹水、泸水、丽水等古称。宋代因江中盛产沙金而改称金沙江。长期以来人们一直坚信“岷山导江”,金沙江被误认为长江支流,直到明代徐霞客通过考察后提出“推江源者,必当以金沙为首”。金沙江穿行于川、藏、滇三省区之间,上接通天河下至岷江河口,干流全长2300多公里,云南境内的干流长度1500多公里。
       金沙江流域面积近50万平方公里,广袤的区域内地形复杂多样,气候环境随海拔、地形的不同呈现出明显的垂直区别。平坦的坝区和温暖的河谷台地自然环境出众,自古以来就是史前先民生存繁衍的理想之地。金沙江干流和发达的支流水系形成的天然通道又成为了青藏高原、西北地区、成都平原、西南地区之间人群迁徙和文化传播的走廊。历史上长期、频繁的人类活动势必遗留丰富的考古遗存。上个世纪,考古工作者在金沙江干流以及支流区域发现了近百处史前遗址,其中如云南的元谋大墩子、永仁菜园子、宾川白羊村以及四川的西昌礼州、冕宁三分屯等诸多遗址还进行过考古发掘。
       进入21世纪,中国经济迅猛发展,金沙江水电开发快速推进。目前在云南境内金沙江干流上自上游往下依次修建完工了梨园、阿海、金安桥、龙开口、鲁地拉、观音岩、乌东德、白鹤滩、溪洛渡、向家坝共10个大型水电站。在“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十六字文物保护方针指导下,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配合这些大型水电站工程的建设在金沙江流域发掘了一批史前遗址。这批遗址大都位于干流两岸或支流距入江口不远处两岸的台地或冲积扇。上述考古工作为金沙江流域史前文化的研究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同时也填补了云南金沙江干流区域考古发掘工作的空白。这些史前遗址共计有14处,从上游往下依次是江凹墓地、堆子遗址、枣子坪遗址、江边遗址、腊甸遗址、丙弄丙洪遗址、白马口遗址、以鸡嘎遗址、长田遗址、江西坟遗址、新村遗址、段家坪子墓地、三棵树墓地、徐家老堡遗址。
       江凹墓地位于丽江市玉龙县鸣音乡江凹村,处于阿海电站的淹没区。本次工作共清理并排相连的石棺墓8座,相邻墓葬之间共用石壁。并排的8座墓葬总长约6.6米,宽在0.6~1米之间。位置在中间的墓葬其面积稍大。墓葬破坏严重,有底板和侧板,但未发现盖板。葬式为拣骨二次葬,除填土里面偶见夹砂陶片外,未发现任何随葬器物。
       堆子遗址和枣子坪遗址相距很近,均位于丽江市永胜县涛源镇涛源村委会,处于鲁地拉水电站的淹没区。
       堆子遗址发掘面积11000平方米,发现房屋基址14座、灰坑30余座、墓葬140座,共出土陶、石、骨器等器物约1000件。遗址较早阶段的遗迹以竖穴土坑墓和房屋基址为代表。房屋基址以半地穴式为主。出土器物中未见铜器。陶器以夹砂灰陶为主,纹饰多见细绳纹,少量素面、方格纹、附加堆纹等,器类主要有花边口器、侈口器、平底器。随葬陶器组合为罐、壶、钵。石器以斧、锛、凿为多。较晚阶段出现铜器,再往后甚至出现铁器。遗迹以墓葬为主,按形制分为石棺墓、石构墓、瓮棺墓和竖穴土坑墓。石构墓中有一种墓道偏向一侧的“刀把形”墓比较特殊。
       枣子坪遗址发掘面积5300平方米。遗迹有房屋、灰坑、墓葬、灰沟等。遗址内出土小件编号器物上千件。出土器物按材质分有石器、陶器、瓷器和铜器等,其中以陶器和石器居多,达数吨之重。石器器类有斧、刀、箭镞、纺轮等,陶器器类有罐、釜、壶、钵、豆等。
       江边、腊甸、丙弄丙洪、白马口、以鸡嘎、长田、江西坟、新村8个遗址均位于乌东德电站的淹没区。其中前三者位于楚雄州元谋县,后五者位于楚雄州武定县。
       江边遗址和腊甸遗址均位于江边乡境内,两个遗址之间的直线距离约1.5公里。江边遗址地处龙川江入江口右岸,腊甸遗址地处距龙川江入江口约2公里的龙川江左岸。
       江边遗址发掘面积15000平方米,清理遗迹393个,其中墓葬209座、灰坑139个、沟45条,史前遗迹主要为墓葬。出土器物1904件,其中陶器1505件、铜器80件、石器168件、骨器130件。204座史前墓葬中除1座为石棺墓外,其余均为竖穴土坑墓,其中一种大长宽比的条形墓为云南首见。葬式以单人仰身直肢葬为主,发现少量二次葬,另外有叠葬等合葬的现象。墓葬还反映出诸多特别的葬俗,如停尸、火烧、口含贝、天然鹅卵石随葬、动物骨骼随葬、碎物葬等。随葬陶器器型主要为瓮、带流罐、带耳罐、高足器,另有纺轮等器物。陶器大多为夹砂褐陶,纹饰风格单一,主要为以刻划方式制作的三角纹、网状纹、弦纹等,部分器物的口部饰以戳印点纹。石棺墓中随葬的陶器与土坑墓截然不同。铜器器型有剑、矛、戈、锸、镯等。
       腊甸遗址发掘面积10000平方米,清理遗迹200个,其中墓葬139座、房址4座、灰坑35个、沟12条、堆积7个、烧结面2个、活动面1个,出土小件器物1103件,其中陶器252件、石器803件、骨器42件、铜器6件。墓葬分为石棺墓和竖穴土坑墓两大类,前者的年代较早。部分石棺墓带有方形石围,石围中埋葬一个或多个墓葬。这种现象在云南属首次发现。陶器主要为夹砂陶,另有少量泥质陶。纹饰有绳纹、刻划纹、篦点纹、掐印纹、附加堆纹等。石器器型有斧、锛、凿、箭镞、刀等。
       江边和腊甸两个遗址既有联系又有区别。腊甸遗址主体年代要早于江边遗址,但其较晚阶段与江边遗址较早阶段的年代相当,文化面貌相似。
       丙弄丙洪遗址位于江边乡丙弄村委会丙洪村。发掘面积5000平方米,清理遗迹88处,其中墓葬9座、房址16个、窖藏1个、沟3条、灰坑33个、烧土堆积8个、灶4个、柱洞14个。出土器物以陶器和石制品为大宗,另有部分铜器及零星骨器、蚌器等。9座墓葬中除1座为竖穴土坑墓外,其余均为石棺墓。16座房址中10座为地面式,1座为半地穴式,石块砌筑墙基是该遗址房屋建筑的一大特点。窖藏比较有意思,为一陶罐置于圆形坑中,陶罐内出土铜器19件,器类有戈、臂甲、杯、剑鞘、盾形饰等。陶器以夹砂陶为主,泥质陶次之。纹饰以刻划纹、戳印形成的点线纹,附加堆纹和绳纹为主。可辨器型有高领罐、盘口罐、侈口深腹罐、钵等,绝大部分为平底器。石器器型有斧、锛、刀、凿、镞、纺轮等。整个遗址大致分为新石器时代晚期和青铜时代两个阶段。
       白马口遗址位于白马口村委会向阳村。发掘面积3000平方米,清理遗迹239处,其中墓葬41座、灰坑141个、房址9座、沟8条、墙1道、柱洞39个;出土小件器物1200余件。41座墓葬中竖穴土坑墓22座、石棺墓17座、瓮棺葬2座,大部分墓葬无随葬品。数量较多的袋状灰坑出土遗物丰富。房址大都为杆栏式建筑。陶器大都为素面,部分陶器表面磨光,仅少量陶器在肩部或颈部饰弦纹、刻划的网格纹或装饰乳钉。主要器型有折沿罐、侈口深腹小平底罐、小口鼓腹罐、双耳罐、单耳罐、钵、圈足豆等,器底有平底、圈足和假圈足三类,假圈足部分底内凹。石器器型有斧、锛、网坠、纺轮、刀、镞、凿、砺石和范等。出土的石器中尤以10余件石范最为重要,其中可辨认的有戈范、鱼钩范等。白马口遗址距丙弄丙洪遗址较近,但其年代总体较后者晚,应已全部进入青铜时代。
       以鸡嘎、长田、江西坟、新村4个遗址集中分布在己衣乡金沙江干流南岸绵延长约5公里的台地上。其中以鸡嘎和长田两个遗址隔沟相望,江西坟和新村两个遗址相距也不过300米。这4个遗址中以鸡嘎、长田、新村3个遗址的文化面貌相似。它们与上游的腊甸遗址较  早阶段、丙洪丙弄遗址较早阶段存在很大的相似性,均不见铜器,陶器器型、纹饰以及石器器型也十分接近。这些遗存应该都属于新石器时代晚期或部分跨入青铜时代早期。江西坟遗址则不然,其文化面貌更接近于江边遗址,已完全进入青铜时代。
       段家坪子墓地、三棵树墓地、徐家老堡遗址均位于昭通市巧家县,地处白鹤滩电站的淹没区。
       段家坪子墓地发掘面积6000平方米,清理墓葬652座,另外还发现了灰坑、沟、房址、灶等遗迹。出土随葬器物998件,其中陶器493件、石器20件、骨饰297套、海贝160套、蚌器及螺蛳28件。652座墓葬中包括2座瓮棺葬。这批墓葬可划分为早、中、晚三期。早期墓葬数量较少,流行竖穴土坑墓。随葬陶器器形较大,器物组合为二罐或一罐。中期墓葬数量最多,以石棺墓为主。晚期墓葬均为竖穴土坑墓,墓葬中随葬品相对较少。中、晚期墓葬随葬的陶器器形较小,具有非常典型的冥器化特征。器物组合以杯、壶或杯、罐为多。杯、壶等器形多带有小流口。
       三棵树墓地和徐家老堡遗址仅一沟之隔,它们同上个世纪90年代发掘的小东门墓地同位于县城所在的地理单元内。三棵树墓地清理墓葬14座,其中石棺墓11座、竖穴土坑墓3座。石棺墓年代早于竖穴土坑墓。徐家老堡遗址和三棵树墓地联系紧密,前者包含后者所有的文化因素。
       徐家老堡遗址发掘面积8000平方米,清理墓葬83座、灰坑36个,出土器物283件,其中石器124件、陶器139件、骨器16件、铜器3件、瓷器1件,除铜器和瓷器外均为史前遗物。墓葬有石棺墓和竖穴土坑墓两种形制。墓葬形制的年代序列与段家坪子墓地相似。陶器以夹砂褐陶为主,纹饰有点线纹、划纹、附加堆纹、绳纹等,器型有罐、壶、杯、钵、瓶、纺轮等,其中单立耳罐比较有特点。石器器型有刀、锛、斧、凿、箭镞、纺轮等。石器大多利用整块天然的河卵石加工而成,除箭镞外很少打片制作。目前,徐家老堡遗址以下的云南金沙江干流区域再无史前石棺墓发现。
       除配合金沙江干流大型水电工程建设进行的考古工作外,近年来云南的考古工作者还在金沙江干流区域开展了多项针对史前遗存的考古工作。玉龙为都墓地的发掘,发现墓葬84座、房址7座等。丽江金沙江河谷石棺墓调查工作新发现了不少石棺墓遗存。
       云南金沙江干流区域的考古是金沙江流域考古的重要组成部分,上述新发现与金沙江流域其他的考古遗存共同建构了区域内史前考古学文化序列的框架,为金沙江流域古代文化的研究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


                                                                                           云南金沙江干流新发现史前遗址分布图


                                                                                                           江凹墓地石棺墓


                                                                                                       堆子遗址出土双耳陶罐


                                                                                                               江边遗址条形墓


                                                                                                    江边遗址出土陶器


                                                                                                            腊甸遗址石围墓


                                                                                                           丙弄丙洪遗址铜器窖藏


                                                                                                     白马口遗址出土石范


                                                                                                              以鸡嘎遗址灰坑


                                                                                                         江西坟遗址墓葬


                                                                                                         段家坪子墓地出土陶器


                                                                                                           三棵树墓地出土陶器


                                                                                                          徐家老堡遗址出土陶器


联系地址:
昆明市春苑小区春明里15栋一单元

微信公众号
手机网站
Copyright 2020 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滇ICP备19004953号-2 滇公网安备53011202000578号
技术支持:奥远科技